search

  • 编辑:中车网
  • 原文作者:高斌
  • 2019/3/19 16:01:00

作者说:雄心勃勃的大众汽车兵分三路,这家因“排放门”丑闻陷入危机之中的跨国汽车公司,急于成为中国汽车业股比放开后的最大赢家。

雄心勃勃的大众汽车兵分三路,这家因“排放门”丑闻陷入危机之中的跨国汽车公司,急于成为中国汽车业股比放开后的最大赢家。

3月18日,中国最大汽车集团上汽集团发表态度强硬的声明称:“上汽集团未与大众汽车集团就‘调整股比’一事进行过磋商,大众汽车集团也未正式向上汽集团提出过讨论股比的计划。”并对大众汽车集团单方面就此事表态的行为感到遗憾。资深汽车媒体人付辉撰文并评论称,“这是我见过的写的最好的声明:格局、思路、行文一流水平!”

上汽集团被迫发表措辞强硬的声明,源于3月12日,大众汽车CEO迪斯在德国大众汽车年会上称,“2020年我们确实想重新调整在中国的股比。”迪斯还面对内部数百名管理人员多次重复“盈利使人自由”,由于这是臭名昭著的纳粹集中营标语“劳动使人自由”的翻版,遭到包括德国媒体在内的全球主流媒体强烈批评。

迪斯此番言论发表后,上汽集团股价暴跌。虽然迪斯事后迫于压力就发表类似纳粹言论道歉,但不代表这一思想在其骨子里会清除,而中国合资企业股比显然是其增加盈利的着眼点。

除上汽集团就此发表声明外,大众汽车在中国另外两家合资伙伴一汽集团与江淮汽车均表现出耐人寻味的平静。

据牛车网报道,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迪斯领导下的大众集团已经三次对江淮汽车提出增持江淮大众股比,安进为首的江淮集团已经产生动摇。但遭到江淮集团前掌门人左延安强烈反对,并到安徽省国资委进行沟通,才让增持股比的事情成为泡影。不过迪斯并没有就此罢休,并以商用车为诱饵,继续与江淮进行第四轮谈判。

官方资料显示,2017年才成立的江淮大众,是中国第一个中外合资新能源汽车企业,双方在新能源汽车整车及零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出行方案等领域开展全方位合作。项目投资总额为人民币60亿元,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亿元,股比为50%:50%。

不过大众汽车从未真心在中国市场投资新能源车,其曾公开宣称,到2020年,在中国市场交付40万辆新能源车,但从目前看这基本就是政治谎言,江淮大众成立至今尚未在市场投放一款车型。这些情况表明,江淮汽车不过是大众汽车突破中国汽车产业政策的“白手套”。

另一家保持沉默的合作伙伴一汽集团,正在替大众缔造一个中国市场特供品牌捷达。捷达品牌属于大众汽车,之前是一个畅销车的名字,作为中方占绝大多数股份的一汽-大众子品牌推向市场。

如果捷达品牌失败,中方将承担大部分损失,如果捷达品牌成功,大众汽车则可以坐享品牌收益,并在适当时机通过增加股比收入囊中。

虽然目前尚不知大众汽车与一汽集团及江淮汽车达成了哪些意向,但很明显三家中国汽车公司各怀心腹事,每家企业对股比看法也可能不同。

中国汽车业第一家被外资提升股比的华晨汽车董事长祁玉民公开说,3年半以后,华晨在华晨宝马的股比从50%降到25%,但获取的收益一定比现在50%还大,“当时宝马表示,谈判的前提条件就是股比75%,股比免谈,其它都可以谈,既然75%没什么可谈的,我就谈别的,我谈我别的利益,80个日日夜夜,把我一生的判都谈完了,所以非常非常的复杂。”祁玉民在接受CCTV《对话》采访时说。

从此不难看出,上汽集团被迫发出强硬声明的担忧,由于国家法律和政策还没有根据股比放开作出相应调整,按照宝马这种规定中方什么可以谈、什么不可以谈的殖民主义做法,拱手让出75%股权,中国汽车业改革开放30多年成果必将毁于一旦。

清朝末年,欧美列强用大炮洋枪强迫清政府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时,就做了哪些可以谈,哪些不可以谈的规定,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半殖民地国家。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发动闪电战突袭波兰,仅几个月时间,就将一盘散沙的欧洲诸国分头击破,并将40万英法联军逼到后来名扬天下的敦刻尔克。

在宝马成为一个令人吃惊的样本之后,跨国汽车公司垂涎欲滴。大众汽车逼宫三大车企也并不令人意外,三家中国车企表现不一也在意料之中,这场商战与“二战”初惊人地相似,中国汽车企业将怎样书写自己的历史?

掌声鼓励(0)


  • 分享到: